2010年5月27日 星期四

碰個面、喝杯咖啡吧!

有多久跟朋友只是在電子郵件、MSN或Facebook上談事情、聊天? 又有多久只是透過這些文字溝通、而沒有面對面感受與朋友間的互動與笑容?

在 «扭轉時光機» 這部電影中,主角就說了一句引人省思的話: 「有時候我會告訴朋友,我們得聚聚,喝杯咖啡或做做什麼事情,因為我已厭倦了只用電郵和簡訊溝通。我想要確認真實的你…」。

現代人的生活及溝通模式,在短短的一、二十年間產生了巨大的改變。網路世界的高效率取代了傳統的溝通模式,為了節省時間,我們減少了面對面擁抱、問候、會議、說話,代之而起的是即時的簡訊、MSN,久而久之變成了宅男宅女,懶的再與人碰面。

在商場上溝通效益的鐵律是,電郵溝通永遠比不上電話溝通,電話溝通又比不上視訊溝通,視訊溝通永遠比不上面對面的溝通,除非在特殊狀況下這些工具才有不同的效益。

以全世界各國舉辦的高峰領袖會議舉例,讓全世界領袖排除萬難冒這麼高的風險同聚一堂所為何來?那是因為情感的交流及商業上決策更是需要靠非語言、非文字的訊息以判斷真偽,端賴文字及語言還是會有失真的遺憾。

所以公事上的溝通我總是勸同事們盡量去見客戶,不能見的才用電話,無法用電話的才用電郵。

但是現在的人卻都反其道而行,能用電郵就不用電話,能用電話就不見面。使得現代人在匆忙中多了許多冷漠與疏離。現代辦公室最常見到的場景是同事們明明就坐在隔壁,卻懶得起身講句話,反而躲在電腦後面傳遞訊息,多疏離的場景。

中國人說見面三分情,一點都不假。有一些人情的請託,我在電話上或電郵上很容易拒絕,但是見了當事人,我總是很難說不。

這就是面對面溝通的影響力。

有一次同事為一份合約的細節,在電郵中跟客戶來來回回修改了十幾次,雙方都為堅持己見僵持不下,後來我建議見面談,沒想到雙方都感受到彼此的誠意,談笑風生,竟然衍生出更多的好點子,一拍即合。

如果你很久沒跟客戶或是朋友見面,可以的話,就像一個廣告片上說的:「再怎麼忙,也要跟你喝杯咖啡」,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刊載於經濟日報99/5/26 C9版)

2010年5月13日 星期四

田朔寧對賈伯斯的幻滅

前中國網通總經理,也是中國網際網路的先驅者田朔寧,從美國「海歸」 到中國,建構了中國現代網際網路的藍圖與發展,可說是舉足輕重。

他道出第一次見到蘋果創辦人- 科技金童史帝夫‧賈伯斯時的失望心情。

田朔寧表示在一次會面中,知道賈伯斯沒去過中國,於是建議他去看看,賈伯斯卻對他說:「我沒有去過中國,也不打算去。」賈伯斯的狂傲回答讓田朔寧對他的形象幻滅。這兩種心態讓我看見了中國與美國思維的進化。

中國崛起的確帶給全世界不同思維與觀點,近十年來,中國經濟成長率每年以逾8%速度飛奔,至今尚未停歇。一個十倍速、百倍速起飛的中國,讓中國政府與企業家漸漸打開了視野,自信與豪氣自然隨之而來。

我們從中國政府來台釋放的採購金額,以及陸企到全球併購知名企業可見趨勢的演變。所以田朔寧不解與不平也就不難理解。為何全球都爭先恐後的市場,賈伯斯竟然無動於衷。賈伯斯後面還有一句話就是:「你們中國人沒有辦法寫出真正的大型軟體。」姑且不論這是不是事實,賈伯斯以歐美市場為主的思維其實是顯而易見的。

早期見過很多中產階級美國人一輩子不曾出國,尤其在美國強盛的幾十年中,亞洲尚未充分開發,他們覺得美國和歐洲就是全世界,所有的思維都以美國市場為出發點看世界。

但是時代巨輪轉動得太快了,亞洲已是全球新興市場成長最快速的區域。亞洲企業家展現的彈性與韌性,在國與國之間穿梭做生意,某方面是比歐美人更具世界觀。像蘋果這樣全球知名品牌,應該更正視大中華市場崛起,以及亞洲消費者的需求,才能真正全球化。

成功容易令人傲慢,這是兵家之忌。賈伯斯也曾從敗部復活,應該不至於如此,但是身為科技名人,表現在外的言論卻會影響觀感。其實中國企業在這幾年的飛躍成長,也造成了部分企業家傲慢心態,這該是所有成功人士該要避免的。(刊載於經濟日報99/5/12 A19版)

2010年5月2日 星期日

跨界的創造力與經濟力

創新的源頭在哪裡? 什麼樣的思維能夠創造巨大能量?

跨越界線,是一種曖昧,一種張力,有危險性但絕對是突破。這種凝聚衝突的美感運用思維,在藝術創意或產業競爭上,總可以創造出驚人的爆發力。

越界可以為創意增添驚為天人的驚嘆號。但是跨越得不夠自信,或美感欠佳也無法成為經典。藝術上像畢卡索的畫,把人物變形再重組,以及先破壞再建立的形式,或蔡國強把火藥爆破、科技跨越到藝術創作上,就是跨界得令人驚喜的案例。他們的勇於創新,拉高了藝術作品的價值。

產業競爭面上,新媒體的崛起跨越傳統媒體的思維,重新定義了媒體的價值與定位。iPhone的問世跨越了手機僅是通訊的角色。電視也正在跨越原本的定位,朝家庭及個人資訊互動中心的平台前進。便利商店不僅只是販賣商品而已,同時也是網路崛起後收費與物流的通路。這些產業或產品都在重新定義遊戲規則,顛覆原本的模式,去嘗試跨越界線的可能性。這些突破都為品牌或公司帶來了不可取代且驚人的獲
利力。

在經濟活動中,創意經濟在二十一世紀變成了顯學,創意機能取代了土地、勞力、天然資源、資本等,成為創意產業的核心資源。因此,在跨越界線的創新上,最有可能引領風騷的是創意產業。看現在兩岸推動創意產業不遺餘力,到處都可以看到各城市的文化創意園區,就可以知道創意成了二十一世紀人類經濟的動能。

因此, 我們的觀念是否還要侷限於固有的思維一成不變?這讓我想到一位勇於跨界的人物,奧美集團大中華區董事長宋秩銘先生,就是這樣一位傳奇人物。聽說他年輕時常帶著綠色帽子在公司走動,神情自若的與人交談,無視於旁人的指指點點。在那個年代,這是個受人議論的舉動,他卻毫不在意,他在意的是大家是否能用一種突破框架的思維來
看待事情。

因此他用人與經營公司的方式也跳脫傳統,他唯才是用,學歷與資歷對他而言都只是參考,不影響薪資與頭銜。他鼓激勵創意人員盡情發揮,好的人才不僅可以與總經理平起平坐,甚至成為業界明星。這些思維與創舉締造了台灣廣告業界的突破與成長, 成就了他在廣告界無可取代的影響力。跨越界線,先從觀念解放開始吧。(刊載於動腦雜誌 9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