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19日 星期三

生命中的精靈

我年輕的時候寫過歌詞,一首《給你呆呆》開啟了我這輩子最意想不到的旅程。曾經有兩個故事讓我感動與感慨萬分,原來最影響人心的還是文學、音樂和藝術,不是生意、事業或收入。

有一次公開演講後,一位中年男子走向我,問我是不是《給你呆呆》的作者,我回答是,他激動地握著我的手說,感謝我當年救了他一命。

從我不解的眼神中他繼續說,當年在金門當兵時,由於「兵變」,女友提出分手,他萬念俱灰,又無法返台解決問題,想攜槍械把自己做個了結,或是逃離把對方給一起槍斃。後來在睡前聽收音機正在播放這首歌,他從歌詞中洗滌自己,慢慢沉澱下來,放棄了自殺或殺人的念頭。

另外一個故事是我的朋友告訴我的。她的一對夫妻檔朋友因為這首歌而相識、相戀。當這位先生前一陣子往生時,他的葬禮上放的就是這首歌曲,令在場的人非常感傷與懷念。這首歌帶給他們無限的追思,撫慰他們的心靈。

曾經以為,做大事最可以影響人類的應該是政治家或企業家,因此自認為創業、擁有事業,可以照顧很多員工是一件很偉大的事。於是最後選擇了這條路,覺得比較符合正道以及父母的期待。搞音樂或是藝術在當時總是不務正業。沒想到真正深植人心、有影響力、文化累積的正是這些。影響人心的終究不會被壓抑,很慶幸現在社會終於輪到文創產業當道了。

自己所得意的事業,真正照顧的也只有少數的員工家庭。弔詭的是,企業只能照顧到人的生計,卻很難照顧到人的心靈。但自己年輕時候不經意的一首歌,卻無心插柳地啟發、灌溉了一些迷失甚或受傷的靈魂。在當時覺得不入流的事情,卻在生命中留下了影響力。因此讓我深深思考到底是企業家影響人多,還是藝術家、音樂家影響人多。

影響力需要像一陣風一樣,輕柔地拂過,才會令人覺得心曠神怡,欣然接受。過度用力的影響力會像北風的寓言一樣,讓路人把衣領愈拉愈緊,無法接受。經營企業是硬著地,藝術、音樂是軟著地,唯有溫柔的、感性的、創意的,才有辦法讓影響力無遠弗屆地延伸。(刊載於經濟日報100年1月19日 C14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