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23日 星期三

把別人當別人

「把別人當別人」這句話看似簡單,但是做起來不見得容易。其意思是要充分地尊重每個人的獨立性,在任何情形下都不可侵犯他人的核心領域。

核心領域是什麼?就是個人的自由、隱私、宗教信仰、生活方式。或許你覺得別人就是別人,關我什麼事,我才不會去管呢。但問題是,如果這個別人是父母、子女、兄弟姐妹、朋友、同事的話,你管不管?

這句話的前提是,不是自己就是別人,不管多親的親人還是獨立的「別人」。我們當然不會去管陌生人的事,但是往往只要是認識的人,我們就不把他(她)當成「別人」,不是嗎?這時雞婆的個性就出來了。我們總覺得這樣做是為他好,於是一廂情願地也不管當事人高不高興就出手幫了,搞得當事人不悅,但又礙於親情或友情不敢說,或者說了你也聽不進去,還是堅持認為是為他好。

最常見的戲碼就是父母查看子女的私人郵件或簡訊,檢視他的交友情況,也不管他已經快成年或已成年,已經是獨立的個體,然而父母卻認為他有責任幫子女過濾朋友。

我一個朋友就是這樣的觀念下與他的女兒關係緊張。另外一位朋友,積極地為另一位未婚的朋友安排相親,也不管朋友其實還在失戀的傷痛中未回神回來。

這就是已經越矩管「別人」的事了,儘管你是為他好。

或許我們最難的是看到親人或朋友有狀況,卻要袖手旁觀,忍著不管,讓他們自己悟道或許更有幫助些。我們頂多只能提出建議或看法,讓當事人自己判斷或是改變。否則我們真的要想一想,這真的是我們可以管的事嗎?當事人是否希望我們管?管得動嗎?管了又如何?

每個人都有權利決定他自己的未來,我們必須尊重別人的自由、隱私與選擇。不管結果好不好,當事人都要承擔他的選擇與決定,這是他的人生學習,除非當事人希望我們幫忙。而我們也必須衡量能力,是否真的幫得上忙,還是虎頭蛇尾?

把別人當別人是一種尊重的藝術,父母將子女的隱私還給子女,夫妻將宗教自由與政治信仰還給對方,主管將辯論的權利還給下屬,都是一種令人愉悅且進步的人際關係。

不該我們管的,管不動的,就把別人當別人吧!(文章刊載於經濟日報100年3月23日 C10版)

2011年3月9日 星期三

把別人當自己

我曾經談過印度智者的四句話。在不同的情況下,我們應該學習應該「把自己當別人」、「把別人當自己」、「把別人當別人」、「把自己當自己」。今天來說說「把別人當成自己」的狀態。

「把別人當自己」是一種慈悲。每個人的際遇不同,有些人一輩子順遂,很難想像別人遇到不幸的日子怎麼過。但是若我們有同理心,把別人當自己,就會有感同身受的情懷,於是我們見到別人的苦難與傷痛時,覺得我的心也揪在一起,便會用一種人性的關懷去對待那個人,理解別人的需求,並在別人需要的時候可以得到適當的幫助與溫暖。

在工作上,有人以為慈悲心會牴觸目標或影響工作效率。其實兩者並不衝突。紀律與慈悲兩者應可並存。慈悲並非放任或濫情,要求紀律也是可以人性的考量。紀律是硬實力,慈悲是軟實力。兩者相互運用反而能創造出驚人的團隊與組織。

企業的經營最終還是回歸人性。很多人都同意,有快樂的員工才有快樂的客戶,有快樂的客戶才能創造更好的利潤與成長,尤其在服務業。這也為什麼現代企業致力於創造一個安定又舒適的環境給員工,還有郭台銘為什麼要為員工跳樓事件勞心勞力,這不是只有企業聲譽問題,還有經營管理上的效應。

放點慈悲在管理及待人上,反而可以順暢完成任務,並且得到尊重。

我以前工作上有一位主管非常受員工愛戴,大家喜歡跟他共事,團隊的績效也非常高。有一次我問他管理的秘訣是什麼,他說:「將心比心」。

頓時我突然明白,他可以感受到別人的需求,因此他可以用最適當、最貼心的方式幫助那個人。

這四個字幫我在管理的工作上一路走來,能站在對方的立場考量,假想對方的感受。於是我知道用什麼語言來溝通可以恰到好處,這包括正面的回饋可以言之有物,也包括困難的負面回饋可以言之精確卻柔軟。

若希望求得更好的福報而去幫助別人或做善事的話,並不是真正的同理心,這樣想的人只是一種自私的念頭而已。倘若我們真正的把別人當自己,反而可以從幫助別人中釋放了自己。(文章刊載於經濟日報100年3月9日 C10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