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21日 星期三

豆腐心何必刀子嘴

有一種人心地明明非常善良,但講話卻要傷人,尤其是對在乎的人,話一出,對方果然被刺傷。於是我們就常看到這樣的場景,一旁人勸著那受傷的人:「他就是豆腐心,刀子嘴嘛,不要在意他講的話。」只是我不懂,明明是心腸好,為何言語傷人?這不但得不償失,在商業上更是一點回收效益都沒有,但這些人為什麼還持續做呢?

我分析應有兩種原因,一是自尊心作祟,因為拉不下臉來對人示好,尤其是覺得自己高高在上的人。二是想建立威嚴,怕對人太好妨礙管理。

我的客戶中就有幾個典型這樣的性格,搞得服務她的專案人員都覺得不如歸去。

我們的客戶A小姐,其實是求好心切,希望團隊快又好,但是往往事不如己意的時候,就開始說話急躁直接,句句傷人,說完之後,看到別人難過,自己又後悔,事後總想彌補,於是突然送送小禮物、或關心起人家其他非公務的事,讓人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其實大家對她突然的示好也覺得無以適從。久而久之大家就戴面具虛偽以對了。

一位同事說,這就好像家暴一樣,打了你一頓再送你禮物,讓你痛苦不已。有一位相同行為的客戶卻說:「我不這樣的話,他們就不會把事情做好。」做客戶的常有一個迷思,就是不能對廠商太好,否則表示我失職或無能。

《伊索寓言》中北風與太陽較勁,最後還是正向的太陽讓人把外套脫了。可見威嚇雖然一時可行,但是久而久之讓人心甘情願改變的還是溫暖的力量。對廠商好不見得就是圖利廠商,公事的立場把握住,但是對人的尊重是不能少的。

我們上一代的父親很多是這樣的典型,明明一心一意愛護小孩,卻要在關鍵時刻說出傷害小孩的話,那個保守而又沉默的年代,老一輩的父親是不苟言笑的、不會鼓勵孩子的、不可能說愛的。隱藏著愛,卻用另一種形式的沉默或「反話」來表達自己的關心。因此造成了下一代許多人的遺憾,終其一生,沒來得及跟父親好好說上心裏的話。這是何等心痛的事啊。

既然豆腐心,何必刀子嘴?利嘴傷人也傷己。我們應該時常練習把鼓勵的話掛在嘴邊,久而久之我們就會成為一位溫暖且受歡迎的人。(刊載於經濟日報 100年9月21日 B7版】

2011年9月7日 星期三

理性與感性

公司有位年輕、出社會工作才一年的女性員工,聊到這一年來工作的心得。她說她之前在學校的成績與表現,一直認為自己算是個聰明的人。但是這一年來的工作表現卻犯了許多錯誤,讓她對自己的期望值有很大的落差,這一年工作經驗讓她了解現實和理想的不同,也了解自己的不足。

她是文學院畢業的女生,喜歡詩詞、歌賦、人文、藝術。但一到商業的世界裏,就完全失靈了。原本別人眼中基本的條理、邏輯、理性的思考對她而言卻是生疏的挑戰。而她敏銳的感性神經卻在商業的叢林裏卡住了,生澀的產業術語讓她很挫折。

還好的是這位員工經由同儕的分享與自己的努力慢慢上軌道,現在她已經能知道為什麼理性和邏輯思考可以幫助釐清問題,可以不牽涉太多個人的喜好,可以客觀。而我想告訴她的是:等理性練好了,感性有一天會更性感。

她讓我想起年輕的我,也是這樣走過來的。我大學是中文系畢業,正值報禁時期,因此最想當記者的願望不得其門而入,只好轉到企業服務。大學時代,同學都知道我是班上愛做夢最嚴重的人,成天在教室望著窗外寫新詩,連老師上什麼課,同學討論什麼事都完全狀況外。因此同學們對我日後的轉變以及我在職場上的表現都覺得不可思議。

其實我自己反而很清楚,是商業界的理性與實際,教會了我基本的生存法則,教會了我用理性的角度看事情,也平衡了我在感性上的「濫情」。若不是我這幾十年職場生涯的訓練,我想我的感性恐怕會誤了我很多事。

但是感性會因此而消失嗎?不會的。對於感性的人,這是身上自然的DNA,隨時隨地都會跑出來。尤其是年紀愈長,在理性的調和下,感性愈變成一種柔和和溫暖、不矯情、不濫情的剛剛好。現在這個年代剛好是文創產業當道的時刻,這些感性的人卻受過理性的訓練,就是最佳的文創創業家或執行者。

所以不論我們是偏感性或理性的人,那就訓練自己向另一邊多靠攏,不要拘泥於自己的偏好。這樣我們原本太理性或太感性的那一面,就不會太超過變成我們致命的缺憾。任何事情還是中道最好。(刊載於經濟日報 100年9月7日 C10版)

2011年9月1日 星期四

留點距離,讓我們更近

以前公司有一位主管,期許自己要有親民的形象,並且相信部門團隊的感情要融洽才有助於團隊表現,於是她採取的方式是與下屬零距離,公、私都盡量介入,下屬的家庭、感情她也都介入調停或給建議,以為這樣下屬可以把她當姊妹看待,忠誠度也會提高,結果沒想到一年之後,幾位下屬紛紛離職,她慌了,跑來問我她哪裡錯了?

我大概知道原因,但我還是問了要離開的同事的感受。其中一位說,我們承受不了她”關愛的眼神”, 尤其覺得在工作上好像是我們欠她的,情感壓力太大,無法承擔。另一位說,有時自己會分不清她到底是用主管的身分還是用姊姊的身分跟我說話,自己對她的分寸也很難拿捏。還有一位說,上班已經很累了,其實真的不希望連感情的事都還要跟主管分享,我無法像朋友一樣可以很輕鬆聊天,還是覺得有壓力。答案顯然清楚,那就是公是公、私是私,主管和下屬還是要保持距離比較健康。

「留點距離,讓我們更近」這句多年前的廣告詞寫得真好。距離創造的美感相信我們都有經驗。可是往往我們因為希望靠得更近所以天天黏在一起,沒有給對方留點空間,很多戀人和夫妻都是如此,結果反而愛就快快地走了。難怪有人說「小別勝新婚」,指的就是距離的魔力。

職場上的距離更是要拿捏好,上司與下屬沒了距離,就無法好好要求工作,這樣工作效率和品質怎麼好?下屬也不把上司當上司,那就君不君,臣不臣了,亂了綱紀。上司和下屬之間還是保持一點神祕感較好,一方面留點空間讓下屬發揮,不會緊迫盯人,二方面親疏遠近有所依據時,工作目標、任務就容易達成。

其實同儕之間也應該保持一點距離,不要因為有革命情感,把公司與私事都全部分享,雖然這樣很容易有親密感。但派系也是這樣無形中形成的,大家一起同仇敵愾,發洩了情感,一旦組織任務有利害衝突,則就很難中立或秉公處理了。若有一方認知不對,也容易傷情。

當你位子越高,越不可能在公司內交真正朋友,這是職場倫理上的分寸,以利組織目標。所謂「高處不勝寒」就是代價。(文章刊載於動腦雜誌 100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