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16日 星期三

清楚定位 幫成功奠基

有位記者問我,妳覺得妳創業成功的最重要的因素是什麼?我想了一下,我覺得公司定位清楚應該是最關鍵的原因。定位清楚,讓人知道你是誰,更幫助別人懂得如何跟你交往。

當初我創業的時候,就把公司定位為科技公關公司,只鎖定服務科技客戶。這在是20年前應該是天方夜譚,因為當時公關市場很小,大多數的同業不會區分產業或客戶別,任何客戶都先來者不拒再說,以擴大收入。當時很多人笑我太天真,怎會把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甚至有人打賭我半年之內必定關門。

其實當時我的想法很單純,因為只待過科技公司,既然要開公關公司,當然就做自己最擅長「科技公關」,這樣的定位很自然的產生。況且開始之時公司小、資源少,更不可能分心做其他產業。沒想到這樣的定位反而容易聚焦,很多科技客戶就往我這裏靠攏,而且因為同質性客戶多,所以知識和資源就快速累積。

剛好當時全球科技產業也正好在蓬勃發展,所以業務需求大量遽增。再加上當時全球的公關產業也發生質變,開始走向分工化及精緻化的路線,像醫療公關、科技公關、財務公關等定位紛紛出現,於是我的公司就成為浪頭上、潮流上最夯的公司,也間接導致後來像奧美這樣跨國集團願意併購的主因。

雖然我是無心插柳柳成蔭,但現在回頭看,這個定位多麼重要,這是讓大家快速認識公司的一大途徑。若在當時我沒有提出這個主張,恐怕我的公司也是湮滅在眾多同質性的公關公司之中吧。

除了運氣之外,當時提出這樣定位卻是需要一些勇氣的,因為你走的不是一條主流的路,而且要推掉許多上門但非科技性的客戶,等於是把錢往外推,這在當時還不知前景的公司而言多少要有一些堅持吧!

其實對產品或人也是一樣,你需要有一個主張告訴別人你是誰,跟別人有什麼不同?可以對別人有什麼貢獻。這就是定位,而且最好是一兩句話就可以講得清楚,這樣才有辦法在芸芸眾生之中脫穎而出。

定位不需要花俏、不需要創意,最重要的要實至名歸,裏外一致,這樣才不會褻瀆了那個的定位。(文章刊載於經濟日報 2011年11月16日)

2011年11月2日 星期三

把自己活好

一位記者跟我提到,她在參加過世的孫大偉紀念展中,看到一位年輕人留在孫大偉紀念本上的一段話感到非常震撼,這句話大概是說「感謝你把自己活得那麼精彩,因為你,我看到廣告界的美好與希望」。

記者朋友忽然明白,原來單純地把自己活好,是多麼重要的一件事。

把自己活得好看似容易,其實很難。包括為自己負責,不把爛攤子丟給別人;要有快樂的能力,不自怨自艾;要照顧好自己的身心,不要別人為你擔心。活得精彩是除了把自己活好之外,更進一步要感染別人,讓別人因你的生命而受到啟發。就像最近賈伯斯的去逝,似乎每個人都可以在他身上找到自己認同與啟發,這就是活得精彩的最佳範例。

賈伯斯和孫大偉的共通之處就是很認真地生活,他們熱情、堅持,做自己喜歡的事,並且把它做到最好,永不放棄。因此在生命雖走到最後,周遭的人都感受到那股燦爛、旺盛的生命力,許多人受他們感召、被他們感動,並且對自己的生命重燃一種新的體驗,這樣的人雖然 辭世,精神卻永留人們心中。

年紀輕的時候要學習負責任,困難與挫折都要自己去面對,做父母的不要寵小孩,做主管的要讓下屬犯錯,這樣他們才能學會成長與負責。到中年時要學習活得快樂,快樂是一種選擇,也是一種習慣,愈選擇快樂,愈有快樂的能力。年老的時候要照顧自己的身心,讓自己活得自在自由,享受成熟的生命。這樣的生命才會不虛此行。

很多人問我,在這麼繁忙的公關產業裏,為何看起來仍然精神奕奕,還有時間學那麼多東西。我其實有一個重要的隱性原因就是想要做好榜樣,如果我這樣的高階主管都活得又累又辛苦的話,誰還能看得到公關產業的希望?還能吸引什麼優秀人才進公關產業?

把自己活好不只是對自己最起碼的負責,還是對周遭人的尊重,倘若能帶給別人能量和快樂,那更是功德無量。所以千萬不要小看「把自己活好」這件事,這是我們來到這個世界最重要的課題。每人手上都有自己的牌,如何打需要智慧。

活好、活得快樂、活得精彩,是我們一輩子的學習與目標。(文章刊載於經濟日報 100年11月2日)

2011年11月1日 星期二

公關不卑 記者不亢

職場中常因為職務的關係, 會使不同角色之間產生不對等關係, 究竟如何找到職務之間最平衡的關係?

職場上有某些職務與角色是不對等的,尤其任務的分配使得職務上就有強弱之分。所謂強弱就是需求與被需求的關係。公關人員與記者的職務角色其實就是這般情景。公關人員需要滿足記者,記者卻不需要滿足公關,因此態度上強弱立見。

公關對記者大多是當客戶看待,盡量服務。但是記者對待公關的態度卻是大不同,記者尊重公關的很少,有的根本不承認公關的價值,經常是跳過公關直接找老闆,但是老闆卻依賴公關來管理發言。這種職務上的設計,一個是以堅守防線為職責,一個以衝撞底線為志業,於是公關人員容易覺得卑微,記者容易自我放大。這種心態久了之後,對雙方的個人成長及產業的發展都不是健康的狀態。所以雙方調整到中線,公關不卑、記者不亢才是互動時最成熟的表現。

相信從事行銷或公關人員都有跟記者打交道的經驗與機會,其中最無奈的應該是跟大牌記者打交道的過程。所謂大牌記者就是背後的媒體影響力大,所以脾氣大,要求也多。大牌記者發起脾氣來絕對很有威力,他們大多沒有耐性聽完你的問題或回答你的問題,所以公關人員都「挫咧等」。很多年輕的AE(業務)一碰到要打電話給某位大牌記者就手發抖,連電話都拿不起來。我想大部分的新手,應該都經過大牌記者的震撼教育吧。

公關的兩難是要滿足客戶與記者的需要,又要保護客戶的訊息與權益。這是需要極度細緻的溝通智慧與資深程度才能達成,但是公關的工作又細又雜,很難凡事都由資深人員聯繫,因此資淺的公關,在與記者的互動過程中,往往受挫率最高,心理壓力也最大,很多人因此高唱不如歸去或對這個產業失望。我看在眼裡唏噓之餘,覺得公關人員最該學習的是「不卑」, 而大牌記者最該學習的是「不亢」,這才是兩個職務最平衡的對待。強勢職務的人千萬不要利用職務所賦予我們的權力而施壓他人。而服務他人的一方也不必覺得特別的低下而口氣委屈,倒是加強自己的專業做為「不卑」和「不亢」的後盾。

我期盼公關人員的不卑,以及記者的不亢,可以成為兩種角色互動時最美妙的姿態。(刊載於動腦雜誌 100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