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8日 星期一

我看見台灣人的美好

一個星期六的午後,我剛上完油畫課,輕鬆的上了公車,因為只有短短三、四站的路程,我站在車門附近機動進出,卻意外見識到公車上大陸人所謂美麗的風景。

第一站上來了一對母子,看起來那位青少年的是個重度的智障兒,行為有點不受控制,得要這位母親緊緊的扶著,才不會讓他的身體東倒西歪,此時一位約莫50多歲的中年婦人讓座了,那位媽媽連連說了謝謝,讓他的兒子坐下。不久之後,旁邊一位約30多歲的婦女又站了起來,表示要讓第一位讓座的婦女坐下,雖然她身上背了一個大皮包,手上有拿了三、四袋略有重量的手提袋。50多歲的婦人說:妳拿這麼多東西,不用讓我。這位30多歲的婦女回答:沒關係,我經常這樣提。堅持之下,50多歲的婦人感謝的坐下。然後另一位20多歲的年輕人又站了起來,表示要讓座給這位提很多手提袋的婦人,他說:妳提這麼多東西,還是坐著吧,反正我快下車了。於是這位婦人又微笑的坐下了。在我下車之前,這一連串的讓座行為讓我看到台灣人謙讓的美好。

或許台灣居住久了,這些小習慣都被我們視為理所當然,但藉由兩岸開放,在大陸人眼中的台灣,百姓溫文有禮、處處禮讓,這是他們所讚賞的軟實力。於是我也開始觀察這些小細節,從他們的角度來看台灣人的「習慣」,果然不讓我失望。

在捷運手扶梯上,大家自動靠右站立,讓出一道暢通無阻的路讓趕路的人行走,上下電梯或大眾運輸工具時,不爭先恐後,先出再進,這些小動作,卻代表著公民的素質,以及對人的基本尊重,它深植在我們的倫理道德理,它內化在我們價值觀裏,這就是我們的資產,台灣人生性的敦厚與人情味是我們可以給外地人處處驚喜的「小確幸」。人情味是什麼?就是對人的一份關心、一份同理心。隔天上班時,我進了電梯,幫一位氣喘吁吁遠遠趕著上班的年輕人多按幾秒的電梯,讓他進來,他有禮貌的與我點點頭說謝謝,我也笑笑的跟他說不客氣。

如果我們可以處處為人著想,這份同理心被接受之後,其實自己也感到無比的快樂。我喜歡這種人與人彼此尊敬,溫文有禮的社會。這也是為什麼我一直想居住在這裡的原因。

2013年10月7日 星期一

受比施更需要學習

從我有記憶以來,聽到及學習到的大部分的人都跟我說,「施比受有福」。的確,這句話也帶給我很多的體會和力量,讓我在行有餘力的時候願意付出、願意給予,並且享受自己是個施予者的角色,覺得自己是個有能力的人。直到有一次,一位朋友想請我吃頓飯,我搶著付了錢之後,令他耿耿於懷,我的另一位朋友跟我提醒,其實我現在應該要學習的是「接受」,我才恍然大悟。

老實說,「施與給」一點都不難,而且是人之本性。因為「施」讓你得到名聲,還有自我的成就感,彰顯你這個人的高高在上,所以一點都不偉大。但是收受的人無論貴賤,若能怡然自得,不覺得委屈,不覺得矮人一截才是一種自信的修養,尤其是朋友間的關懷或幫忙。

人在越來越有錢或越有能力之後,為了彰顯自己的氣度與能力,往往容易當起老大哥或老大姐,時間久了之後,你習慣了那個照顧者的角色,大家也都簇擁著你,雖然你有時覺得累,但大部分還是蠻享受這種被需要的感覺。於是你越來越不習慣接受,從施到受的角色令你不安,令你覺得低人一等。這其實就是一種驕傲。

一位新婚不久的同事每個星期都得跟先生回婆家吃飯,由於婆婆喜歡做菜也想節省兒子媳婦的時間,總是在吃完飯之後順便打包了一堆食物讓小倆口帶回去。但是偏偏我這位同事不喜歡吃剩菜剩飯,總是嫌惡婆婆這樣的舉動,每次婆婆在打包的時候都面露不悅,先生卡在中間也很為難,要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於是後來就盡量少回家,婆媳關係無形中變得惡化。我勸我的同事,學著接受吧,畢竟婆婆是一番好意,真是不想吃也不要在她面前顯露出來。可是她卻堅持,若是拿了,豈不是變相鼓勵婆婆越做越多,回去還不是倒垃圾桶。有理,但是偏偏人與人相處,卻不是理字就可以走天下。

商業周刊有一期寫到鋼鐵人醫生許超彥的故事,一場意外讓他的人生從100分跌到負分,當吃喝拉撒都需要別人幫助的時候,他從自責、抗拒、生氣、無助到後來很平常心的接受妻子的扶持,等於給自己和妻子一個釋懷的機會,當然他自己也很努力的學習獨立。當自己是強者的時候,因為自尊、因為驕傲,你不曾想過接受別人的給予或付出。但是學習示弱,學習接受這個過程卻是很重要的課題,它讓你身邊的人有機會回饋,有機會報答你。

不要老是當強者,高高興興地接受別人對你的善意與付出,是多麼智慧的擁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