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23日 星期日

辨認恐怖情人求自保

恐怖情人絕對跟學歷、能力或職業無關,最近太多恐怖情人情殺的消息令人膽顫心驚。有些恐怖情人長相斯文,工作順利,學歷傲人,是屬於條件優越的人生勝利組,在一般人眼裡可能還是優秀的交往對象,所以恐怖情人不是從外表條件可以預知的,一般女孩在交往前,很難在一開始就辨別出來。但是交往之後,恐怖情人卻慢慢露出猙獰的面目,或變成恐怖殺手,因此女孩在交往之時如何小心的辨認和自保是需要被提醒的。

通常這類的恐怖情人都有一些特徵,譬如佔有慾很強,所以控制慾也強,在交往的時候會不斷的探索對方的行蹤,疑神疑鬼,可能跟縱、偷看對方手機或行事曆,不容易尊重他人,心態上覺得妳就是屬於我的,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到最後感到心灰意冷的時候就會產生「我得不到,別人也別想要得到」的心態,進一步激烈的做出玉石俱焚的行為。

但他可能表現的十分愛妳,以愛為名,體貼萬分,相對的要求也相當的多,總之會愛得讓妳喘不過氣來。他的性格可能容易暴怒,所以很難控制自己的情緒,一旦不如他意就會暴跳如雷加暴力相向,用暴力強迫對方屈服。但是一旦妳生氣了,他又會回來求饒,道歉或下跪,這一切只為了他想要留住妳。這些外顯行為可能就是危險情人的潛在因子。聰明的女孩一定要認清,這不是真正的愛,他的所有控制慾和占有慾都藏在「愛」的美名之下,包裝得讓妳心動又心軟。但是一旦妳不受控制了,他的暴怒、控制、道歉、下跪的情節又要重複的上演。

如果女孩一開始不小心交往了這種恐怖情人,一定要有策略、冷靜的分手,不要衝動的數落他的不是,或絕情的馬上分手,這種人自尊和自卑只有一線之隔,當他無法承擔他被拒絕以及被否認的事實,心中的憤怒會驅使他做出毀滅妳的決定。所以離開這種人必須要用時間和智慧來處理,不要用言語刺激他,私下則要尋求師長或專家的支持,要冷靜堅定地跟他溝通,並且祝福他找到更好的女孩,讓他心態上能夠慢慢接受。更甚者平時就要蒐集他暴力的證據,透過家長或警方的協助做為談判籌碼,並讓他知道妳是有靠山的,他在理智上比較不敢碰妳。這些都是尋求自保的方法。

總之,恐怖情人在一開始很難判別,不幸交往了,一旦有上述特徵出現,一定要有警覺,不要讓情感陷太深再處理,在他第一次暴力相向的時候就可以警告他並開始策畫分手了。

2014年11月21日 星期五

別想討好所有的人

根據統計,人的壓力大半來自人際關係。每個人都希望自己可以受人歡迎、受人喜愛。尤其是青少年時期,更是在意同儕的意見和和看法,一旦有人對自己有點批評或是疏遠,馬上就變得不快樂,喜怒哀樂全部都繫在他人身上。尤其是女孩子更是情感敏銳,別人一點小小的評論就足以憂鬱好些日子。

我有一位朋友是完美主義者,律己甚嚴也對自己的期許甚高,於是無法接受別人對她的批評與質疑,當她無法得到主管的喜歡和同儕的簇擁時,她的失落竟然讓她得了憂鬱症。另外我也見過一位內向的女孩,戰戰兢兢的經營與同事之間的關係,深怕得罪了某人而對工作不利,學著討好所有的人,不敢說不,默默承接許多不屬於她的工作,希望別人開心,最後把自己壓垮,進了醫院。這樣的結果讓人覺得很不值得,其實你只要一個念頭,放掉討好所有的人就好。

壓抑自己,將所有的注意力放在別人身上,盡量滿足別人的需求,直到有一天你發現再怎麼努力,還是有一半的人不喜歡你、不同意你,或覺得你做得不夠好,於是你傷心的哭了,覺得累了,最終你還是不知道怎樣才能讓所有的人喜歡你。

大家都聽過父子騎驢的故事吧,當你想討好所有的人時,你就會變成那對父子,怎麼做都會有人非議你。做這樣夢想的人本來就不對,小女孩才會在意別人的看法,到了職場,你要成熟,告訴自己,我已經長大了,我要用我自己想要的方式做自己,當然這種方式是以不妨礙別人為前提,如果別人因為這樣而不喜歡你,那也沒關係,因為他不瞭解你,他也有權利選擇啊。當你先擺脫了這層束縛,你就可以勇敢的呈現自己的風格,展現出獨一無二的你,只要你心懷善念,不譁眾取寵,大家也會慢慢的接受你。

我小學時期也曾經受此之苦,太在意同學喜不喜歡我,成天患得患失,極端的不快樂。一直到長大後,上了國中,剛好重新開始,面對新同學,拋開舊有的束縛,學習做一個想要的自己,心想只要關心我的人喜歡我就好了,或許念頭與氣場改變了,竟然當了班長,才有機會開始培養自信和領導力。不知舊有的人際關係是否困擾著你?你可以換個環境重新開始,但若還是沒改善,這可能是你的問題,因為你可能沒有改變,你還是那個小心翼翼,膽顫心驚又不快樂的自己。


唯有你可以改變自己,別人的不喜歡我可能沒辦法教你不要難過,但難過越短越好,以前要難過三天,現在只難過一天,這就是進步,下次再訓練自己難過一小時即可,漸漸的別人的眼光就難不倒你了。

2014年11月19日 星期三

魔鬼與天使的對話

有時候我們在挫折、傷心、難過的時候,旁邊卻沒有人可以即時安慰我們,有時候我們覺得自己已經盡了力卻仍然達不到目標的時候,我們需要一個聲音支持,這個時候我會啟動與天使的對話。這個對話非常的重要,她在我最脆弱的時候拉了我一把,讓我舒服一些,她也幫我重新定位自己,去除掉負面憂傷的自己,重新起程。這樣的習慣陪我度過好多難過的時刻,讓我可以勇敢的擦乾眼淚往前走。

記得15歲那年莫名其妙的掉髮,加上功課及同儕的壓力,幾乎讓我無法喘息甚至有逃家的慾望。我在一天的黃昏跑到家裡附近的一棵大樹下,我對著天空大喊:「老天爺,你還要把我搞多慘,現在頭髮也沒了,朋友也沒了,活著一點都不好玩,你還要怎樣? 然後我哭著,內心另一種聲音出現了,她說: 「不管你怎麼對我,我一定要活得很好,我一定不會被你打敗,我要頭髮長出來,我要考上大學。」然後我擦乾了眼淚,繼續面對眼前的難題,但是感覺內心多了戰鬥力,那是我第一次發現心底的天使與魔鬼隨時都在對話,當魔鬼在打擊我們的時候,我們得呼喚天使出來。

長大後,出來創業沒多久受到流氓記者的欺負,威脅要將僅有的兩個客戶拔掉,我難過的在洗手間裏哭了很久,這時天使的聲音出來了,她說: 「丁菱娟,妳有兩條路可以走,一是把公司關了,回去當上班族這樣就不用受到威脅,二是把眼淚擦乾,回去再去贏得兩個客戶。」然後我心裡回答:「我不要關公司,我願意回去重新面對挑戰。」

有一回,在與一位重要客戶一起奮戰多年建立品牌與拿下輝煌的公關記錄後,團隊最後仍在客戶亞太區的決定下黯然解約,我又難過得癱在家裏的沙發,頭腦一片空白。心裏的魔鬼說:「為什麼妳為客戶鞠躬盡瘁的結果還是被犧牲,以後不要這麼為客戶盡心盡力了吧!」於是我啟動了天使出來對話: 「嘿! 丁菱娟,妳又來了,這麼容易被打敗。或許妳的客戶也有不得已的苦衷,他總不能跟他的亞太區老闆作對,妳還是要堅信自己的信念,對客戶好,總有一天,他會再回來的。」聽完天使的對話之後,我才能又充滿信心的往前走。果然一年之後,這個客戶又回來了。

我們心中永遠有天使與魔鬼存在,魔鬼會在我們虛弱與挫折的時候趁虛而入,我們必須練習啟動和天使對話,是給自己的鼓勵和打氣,也是自己給自己的心理療癒,尤其是旁邊沒有適當的人可以發洩或陪伴的時候,心底的天使將是自己最好的導師和醫師。這樣的對話在我們心情最低落的時候,是一種救贖,也是正面能量的注射。啟動與天使隊話,是一門需要學習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