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30日 星期五

不要「媽寶」,父母請放手

今天企業感嘆年輕人很多「媽寶」現象的出現,但「媽寶」的形成大多是父母培養起來的,所以當我們成為父母,要不要想一想,我們要培養出什麼樣的小孩。東方的父母深怕小孩吃苦,所以保護過度,讓他們沒有抗壓的能力,小孩跌倒了,父母馬上扶起來,小孩受欺負了,父母馬上緊張的站出來為他們捍衛,是父母剝奪了孩子成長的機會,讓他們失去學會自己站起來的能力以及自我思考的能力,如果身為父母的還不知道警惕、反省,我們可能會繼續的殘害他們,讓他們在社會上失去競爭力。

雖說母親對子女的愛永遠是毫無保留,全心付出,但是不是我們做父母的忍不住的付出,不知節制的忘了給孩子跌倒、受挫折的機會,讓他們學習成長,以至於他們長大後出現了「媽寶」小孩的特徵,抗壓力低,容易放棄,自我中心,不能堅持,不懂反省,習慣怪別人或依賴別人,這樣的結果變得競爭力差,不能吃苦,容易被職場淘汰。愛之適足以害之啊!

溺愛小孩的媽媽,管太多的媽媽,什麼事都跳出來給意見的媽媽,最容易養出「媽寶」小孩。相較於西方社會的父母通常在小孩高中畢業就讓小孩獨立出去養活自己了,這些孩子高中畢業之後有的並不直接進入大學,他們會去打工養活自己,幾年後存夠錢想回大學念書再回去。若他們直接進大學大多是貸款念書,一邊打工,一邊還錢付學費,父母就算有資助也不是全部,他們很清楚高中畢業後是個告別父母,獨立養活自己的開始。所以他們對父母不會也特別的依賴,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難怪西方的小孩獨立成熟得早,同樣很多台灣的小孩,30歲了還是無法獨立,靠家裡養活。

華人家庭大多會支持小孩到大學畢業為止,這也無可厚非。所以22歲左右應該就是我們父母學習放手和不管事的時候了。但是只要是父母心態不改,不忍放手的話,這個小孩成為媽寶的機率就高。這些父母像有強迫症一樣,在小孩上班之後,還會經常出現辦公室樓下等小孩下班,或是每天簡訊、電話照三餐問候,有時還會介入小孩的工作內容與選擇,甚至還會代小孩找主管談,不僅給孩子很大的壓力,也給公司很大的壓力。這樣的父母就別期望你的小孩可以獨立自主,頂多只是滿足與扮演那個媽媽心裡永遠不長大的「彼得潘」。

在抱怨「媽寶」的同時,做主管的也要提醒自己放手給員工犯錯的機會,讓他們能有站起來的能力,同樣也要這樣的理念培養未來家中的小孩,少一個媽寶小孩,國家就多一份競爭力,家庭就多一根支柱。

2015年1月19日 星期一

別做蠟燭兩頭燒的女人

職業婦女經常像超人般的兼顧家庭和工作,縱使白天已經工作的精疲力盡,回到家仍然是要整理家務、張羅家人的晚餐等等,可謂蠟燭兩頭燒。雖然女人大可不必如此,但大部分的女人在職場上還是很少像男人一樣把事業當作義無反顧的目標,就算女人扛起養家的大旗,她還是無法理直氣壯的像男人回家可以翹起二郎腿看電視,讓男人煮飯燒菜。女人責無旁貸的責任感總是無所遁形。在這樣的前提之下,女人硬是比男人多一分牽掛,在時間的分配上自然比男人多了很多家庭責任比重。

一樣的上班族,小孩發燒,大多是媽媽請假帶去醫院,小孩學校母姊會也都是媽媽代表參加。說故事,幫小孩看功課,準備三餐,媽媽會自動把責任扛了起來,讓男人較專心的在工作上發揮,而女人就這麼心甘情願的付出,所以一心常二用。但這樣一廂情願的擔著責任久了就會不平衡,如果雙方都要上班,家庭責任卻只落在女人身上,當然會累。但是很多女人就是這樣養壞男人,男人原本想幫忙,是女人嫌他笨手笨腳,叫他閃一邊的,久而久之他們也樂的不想擔責任。所以想要避免蠟燭不兩頭燒的第一步就是女人要放下責任一肩扛的念頭,除非真是迫不得已。

女人若想要工作家庭兼顧,又想要有品質的生活,就得事先做好溝通。首先必須要得到另一半的支持,讓他一起分擔家務,這樣妳才有可能在工作上盡情揮灑。這個立足點非常重要,否則妳想在工作上衝刺表現,然而先生卻扯妳後腿或說風涼話,這可是很大的折磨。

人生有很多的階段,其實可以有不同的安排。譬如兩人結婚還沒有小孩之前可以共同努力衝刺工作,為家庭的經濟預先存糧。有了小孩之後,在另一半的分擔和妥善安排下,可以工作與家庭兼顧。但若妳決定要多陪小孩,也可以試著跟老闆談調整一下工作,願意少拿一點薪水轉調非營業部門,或是辭掉工作等小孩小學畢業再復出工作,雖然這是很難的選擇,但是有捨才有得,否則一面工作,一面又愧疚的面對小孩,這是非常不健康的心態,對職業婦女而言,心態上的安定是非常重要的。

倘若妳在人生想衝刺的階段,希望追求自我的實驗和成就感,妳也一樣要有心理準備,如何妥善安頓愛情或婚姻都是一大學問。還有結了婚該不該馬上有小孩,也視妳的年齡而定,訂個時間表讓自己心態上做好準備。

我自己的例子是得到先生及公婆的支持,並找家人姊妹支援以及專業的保母來幫助我照顧小孩,這些都是我可以無後顧之憂工作的備援系統,這對職業婦女是非常重要。但是這些溝通,平時就要建立起來能在妳急需時不至於讓妳慌亂無章。


有計畫的做好人生階段的時間安排,才是聰明的女人,避免自己成為蠟燭兩頭燒的女人。

2015年1月15日 星期四

二姊事件聊一聊

我想大家一定很難想像,怎麼一個單純的演唱會賣票事件會變成全民運動,最後演變成社會事件呢?當然一開始先是封麥記者會的發酵,接下來媒體鋪天蓋地報導江蕙的過往事蹟,離門票開賣的日子只有三天。這三天的新聞蘊釀,將粉迷們情緒炒到最高點。所以勢必而來的就是排山倒海的搶購熱潮。

這些都是可想像的,只是遺憾的我們沒有看到經紀公司和售票公司做好萬全準備,甚至連危機應變能力都沒有。當粉絲的情緒已經被激化成非買到不可,卻碰上售票公司完全無招架之力,整個系統癱瘓,網路及超商哀鴻遍野,粉絲罵聲連連,甚至有人為此大打出手。接著大家只好衝到唯一還有可能買的到票的現場去排隊了。這又是另外一個危機製造的現場,超發號碼牌,遊戲規則數變,民眾推擠、抱怨,爭吵,哭喊、還連署要求保證拿到票。這也讓我們行銷人員上了一課,有本事將消費者的熱情激發出來,就要有本事滿足他們,否則危機就等著上門。

於是整個事件我們看到了售票公司缺乏危機意識的行為,以及錯估了消費者心理學的心態。售票公司最大的功能就是把票順利的賣出去,這是核心專業與競爭能力。售票了三天,他們仍然沒有對外說明如何解決系統問題,這才是這個事件的關鍵啊,沒有因應措施,沒有宣導,反而讓民眾自行匯集到唯一定點引爆衝突。

其實售票公司在第一天、第一時間發生這種系統無法正常運作的狀態,又知道無法馬上解決時,就應該和經紀公司協商,承認錯誤,趕快跟消費者道歉,宣布先全面暫停售票。等一、兩星期後再開賣都可以。趕快解決系統的問題,尋求外援,等系統確定可以容納35萬人以上同時購票無慮之後,才能對外再重新啟動售票。就像是有問題的商品先下架一樣。雖然還是會被罵,但總比沒能力處理好。

拖著第二天,第三天繼續現場賣票都是錯誤的。這不僅失去了網路售票的精神不說,現場賣票其實也是造成另一次危機的爆點,不能說沒有預期,但當所有的購買管道阻塞不通時,此時所有的人潮和能量一定是匯集到唯一可以買票的現場,人多一定混亂,加上買不到票的失望與憤怒,不免把消費者醜陋的一面都突顯出來。這是消費者心態啊,尤其是新聞已經炒的這麼的激揚,熱血。

讓我事後諸葛一下,這整個行銷策略和設計上我認為還是有幾個可以檢討的地方。

第一, 分場購買的策略錯誤,它不但無法分散購買人潮,反而聚集更大的能量在每一天搶購更少數的票數。因為消費者絕不會自行分配誰買第幾天,誰買後幾天,因為都怕買不到票,所以都從第一天就開始試,先買到心裡才踏實,所以購買人數不減反增。然而釋放出來的票量又只有幾場,難怪會出事。
第二, 每人一次限購八張,其實更是讓人買不到票的幫兇。因為大家就是預期買不到,所以任何人只要搶到機會可以購買,一定管它有沒有需要,就先買八張再說。反正搶到票,不怕沒有票,又可炫耀。黃牛猖獗可能跟這也有關。我個人是覺得每人限購四張比較合理,尤其是秒殺的門票,讓更多人有機會可以買的到票才更合理。
第三, 北高不同調,台北每人限購八張,高雄每人限購四張。這是最不應該發生的,但也應該是最容易處理的。
第四, 門票這種不是無限制供應的商品,唱片公司要這麼激情的預告,就要準備好供應後續排山倒海的民眾搶票熱潮,否則反而突顯了操作者力不從心的地方。

為了安撫粉絲,聽說要加開十場演唱會了,這對歌手應該是挑戰體能的極限,以江蕙求好的個性,她撐得了嗎?愛之適足以害之,這個事件把粉絲的情緒推到了極限,帶給江蕙這麼大的壓力,都不是好的結局。

至少第一階段的混亂局面暫告一段落,還有第二階段的購票蓄勢待發,希望前面的教訓可以帶給經紀公司一些省思,做好萬全準備,讓第二階段有個圓滿的購票結果。還是那句老話,「做最好的準備,最壞的打算」才能在危機發生時從容以對。

一場封麥演唱會告訴我們,經紀公司不要小看議題的威力,售票公司要謙虛面對自己的核心專業能力,還有粉絲們要放輕鬆看待這件事。我也沒搶到票,我打算等DVD發行買回家看!

2015年1月12日 星期一

建立人生愛的支點

蔣勳說過,人生要多找一些愛的支點,愛的支點就是我們的人生支援系統,使我們的愛可以依賴的對象。在挫折、失望、徬徨、難過或需要幫助的時候給我們適時的溫暖,讓我們有勇氣站起來,重新面對現實,勇往直前的勇氣。這些愛的支點包括伴侶、家人、甚至朋友、同好或是同事,這些後援系統能在我們急需時不至於慌亂無章,可以讓我們人生更充實,有溫暖的正面能量。

然而這些支援系統人脈是在平常就要花時間建立,它才能及時的發生作用,否則等你遇到負面情緒或人生危機的時刻,旁邊無人可以幫助、安慰,你便會很辛苦的一個人承擔。我們在平時就要關心他人,懂得與他人互動,自己的興趣也要廣,不把自己關在舒適圈,走出去認識人,主動關懷別人,這些善果才有可能在我們需要的時候會回饋到我們身上。

我在剛好生了兒子沒多久就開始創業,創業所耗費掉我的體力和時間超乎我的想像,所以幾乎不太有時間可以好好照顧我的小孩。那時候我開始思考要如何能兼顧家庭與工作,於是我和先生商量在小孩兩歲前交給專業的人照顧,因為兩歲前,「養」比「教」更重要,當時我的媽媽自願擔任這專業的角色,弟妹們也幫忙協助這個工作,回想起來,他們都是我當時重要的愛的支點,讓我和先生可以用幾年時間衝刺工作並出國念完書。雖然我和先生做的是假日父母,但我們盡力的用下了班的時間去陪伴小孩,用重「質」來取代不能重「量」的方式與小孩相處。

兒子上小學後,那時我創業的工作持續加重,後來菲傭和小孩同學的媽媽也擔任起後援的工作,解決了我不少問題,避免蠟燭兩頭燒的窘境。所以在我這麼緊張忙碌的創業生涯中,我的小孩能夠順利的成長,身旁這些愛的支點扮演了舉足輕重的力量,我真的要感謝我的父母、公婆,先生,兄弟姊妹、菲傭、同事與朋友們,沒有他們的支援,我無法完成我職業婦女的角色。

根據調查,人有很多壓力都來自於人際關係。當我們把這些愛的支點建立起來後,我們就會覺得人生不再那麼辛苦。因為有他們,喜怒哀樂總有人可以分享,因此喜樂加倍、怒哀減半。

如果你愛的支點很少,只能依賴某人,什麼事都找他,對方也會累,太依賴一個人,對雙方都不好。所以平常我們就要佈建我們愛的支點,多一點,分散依賴和照顧的重量,對這些關心我們,真的分擔我們問題的人,也不至於太沉重。

2015年1月1日 星期四

投資年輕人,投資台灣

前一陣子我隨著台灣的年輕創業團隊到北京去參加兩岸創業家的年會,體會到中國年輕創業者的能量正爆發式的快速成長,行動互聯網時代提供給中國年輕人無限想像的空間與可能性,不僅年輕人都在談創業,而且很多人真的付諸實現,創業在北京似乎變成全民運動,既時髦又容易。

其中主要原因除了互聯網的機會原本就屬於年輕人的舞台,中國政府和社會氛圍鼓勵這樣的行為,還有一個很特別的現象是他們重點城市周邊有輔導創業的機構和服務也如雨後春筍的建立起一條龍的服務,有所謂創業一條街,提供場地、網路、資源,還時有天使投資人有不定期的拜訪與面談,讓創業資金變得不那麼困難。有所謂的「孵化器」機構專供給有點子才剛啟動公司的年輕人資源,還有「加速器」機構,幫助那些已經創業但缺資源想加速成長的企業能夠快速獲取養分,缺錢給錢、缺人給人、缺管理給管理,任何資源缺口在這裡很容易就找到連結,創業家只要專注持續的完成想要實現的計畫就好,這樣的環境和資源令台灣的創業家欣羨不已。

相對於對岸將創業這件事變成一個產業經營,台灣的創業環境,還處於單打獨鬥的階段,政府的資源不夠,民間投資年輕人的計畫也不多,加上市場小,年輕人創業成功的機率顯得困難許多,天使或是創投資金比起對岸簡直少的可憐,所以走出台灣尋求資源變成了台灣年輕創業家的必然。

我並不難過台灣的市場小,但我感慨兩岸創業資源的大不同,中國對於創業的鼓勵與實質的支持,政府和民間形成了一股正面又強大的力量來幫助創業家成功,讓創業家的夢可以做的更大、更容易。因為這樣,中國年輕人敢於作夢,敢於冒險,這次聽到有企業打出「比逼格更逼格」的口號,聽來豪氣又狼性。可惜的是台灣年輕創業家的創意和精神並不輸對岸,但因資源少,只敢小確幸,不敢做大夢。

投資年輕人就是投資台灣。我希望台灣戰後嬰兒潮的這群熟齡人口在快要退出職場的同時,可以將我們的能量轉移到輔佐或幫助年輕人成長。給年輕人舞台,相信年輕人,這樣我們才能在傳承的過程中,締造下一個繁榮成長的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