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15日 星期四

二姊事件聊一聊

我想大家一定很難想像,怎麼一個單純的演唱會賣票事件會變成全民運動,最後演變成社會事件呢?當然一開始先是封麥記者會的發酵,接下來媒體鋪天蓋地報導江蕙的過往事蹟,離門票開賣的日子只有三天。這三天的新聞蘊釀,將粉迷們情緒炒到最高點。所以勢必而來的就是排山倒海的搶購熱潮。

這些都是可想像的,只是遺憾的我們沒有看到經紀公司和售票公司做好萬全準備,甚至連危機應變能力都沒有。當粉絲的情緒已經被激化成非買到不可,卻碰上售票公司完全無招架之力,整個系統癱瘓,網路及超商哀鴻遍野,粉絲罵聲連連,甚至有人為此大打出手。接著大家只好衝到唯一還有可能買的到票的現場去排隊了。這又是另外一個危機製造的現場,超發號碼牌,遊戲規則數變,民眾推擠、抱怨,爭吵,哭喊、還連署要求保證拿到票。這也讓我們行銷人員上了一課,有本事將消費者的熱情激發出來,就要有本事滿足他們,否則危機就等著上門。

於是整個事件我們看到了售票公司缺乏危機意識的行為,以及錯估了消費者心理學的心態。售票公司最大的功能就是把票順利的賣出去,這是核心專業與競爭能力。售票了三天,他們仍然沒有對外說明如何解決系統問題,這才是這個事件的關鍵啊,沒有因應措施,沒有宣導,反而讓民眾自行匯集到唯一定點引爆衝突。

其實售票公司在第一天、第一時間發生這種系統無法正常運作的狀態,又知道無法馬上解決時,就應該和經紀公司協商,承認錯誤,趕快跟消費者道歉,宣布先全面暫停售票。等一、兩星期後再開賣都可以。趕快解決系統的問題,尋求外援,等系統確定可以容納35萬人以上同時購票無慮之後,才能對外再重新啟動售票。就像是有問題的商品先下架一樣。雖然還是會被罵,但總比沒能力處理好。

拖著第二天,第三天繼續現場賣票都是錯誤的。這不僅失去了網路售票的精神不說,現場賣票其實也是造成另一次危機的爆點,不能說沒有預期,但當所有的購買管道阻塞不通時,此時所有的人潮和能量一定是匯集到唯一可以買票的現場,人多一定混亂,加上買不到票的失望與憤怒,不免把消費者醜陋的一面都突顯出來。這是消費者心態啊,尤其是新聞已經炒的這麼的激揚,熱血。

讓我事後諸葛一下,這整個行銷策略和設計上我認為還是有幾個可以檢討的地方。

第一, 分場購買的策略錯誤,它不但無法分散購買人潮,反而聚集更大的能量在每一天搶購更少數的票數。因為消費者絕不會自行分配誰買第幾天,誰買後幾天,因為都怕買不到票,所以都從第一天就開始試,先買到心裡才踏實,所以購買人數不減反增。然而釋放出來的票量又只有幾場,難怪會出事。
第二, 每人一次限購八張,其實更是讓人買不到票的幫兇。因為大家就是預期買不到,所以任何人只要搶到機會可以購買,一定管它有沒有需要,就先買八張再說。反正搶到票,不怕沒有票,又可炫耀。黃牛猖獗可能跟這也有關。我個人是覺得每人限購四張比較合理,尤其是秒殺的門票,讓更多人有機會可以買的到票才更合理。
第三, 北高不同調,台北每人限購八張,高雄每人限購四張。這是最不應該發生的,但也應該是最容易處理的。
第四, 門票這種不是無限制供應的商品,唱片公司要這麼激情的預告,就要準備好供應後續排山倒海的民眾搶票熱潮,否則反而突顯了操作者力不從心的地方。

為了安撫粉絲,聽說要加開十場演唱會了,這對歌手應該是挑戰體能的極限,以江蕙求好的個性,她撐得了嗎?愛之適足以害之,這個事件把粉絲的情緒推到了極限,帶給江蕙這麼大的壓力,都不是好的結局。

至少第一階段的混亂局面暫告一段落,還有第二階段的購票蓄勢待發,希望前面的教訓可以帶給經紀公司一些省思,做好萬全準備,讓第二階段有個圓滿的購票結果。還是那句老話,「做最好的準備,最壞的打算」才能在危機發生時從容以對。

一場封麥演唱會告訴我們,經紀公司不要小看議題的威力,售票公司要謙虛面對自己的核心專業能力,還有粉絲們要放輕鬆看待這件事。我也沒搶到票,我打算等DVD發行買回家看!

2015年1月12日 星期一

建立人生愛的支點

蔣勳說過,人生要多找一些愛的支點,愛的支點就是我們的人生支援系統,使我們的愛可以依賴的對象。在挫折、失望、徬徨、難過或需要幫助的時候給我們適時的溫暖,讓我們有勇氣站起來,重新面對現實,勇往直前的勇氣。這些愛的支點包括伴侶、家人、甚至朋友、同好或是同事,這些後援系統能在我們急需時不至於慌亂無章,可以讓我們人生更充實,有溫暖的正面能量。

然而這些支援系統人脈是在平常就要花時間建立,它才能及時的發生作用,否則等你遇到負面情緒或人生危機的時刻,旁邊無人可以幫助、安慰,你便會很辛苦的一個人承擔。我們在平時就要關心他人,懂得與他人互動,自己的興趣也要廣,不把自己關在舒適圈,走出去認識人,主動關懷別人,這些善果才有可能在我們需要的時候會回饋到我們身上。

我在剛好生了兒子沒多久就開始創業,創業所耗費掉我的體力和時間超乎我的想像,所以幾乎不太有時間可以好好照顧我的小孩。那時候我開始思考要如何能兼顧家庭與工作,於是我和先生商量在小孩兩歲前交給專業的人照顧,因為兩歲前,「養」比「教」更重要,當時我的媽媽自願擔任這專業的角色,弟妹們也幫忙協助這個工作,回想起來,他們都是我當時重要的愛的支點,讓我和先生可以用幾年時間衝刺工作並出國念完書。雖然我和先生做的是假日父母,但我們盡力的用下了班的時間去陪伴小孩,用重「質」來取代不能重「量」的方式與小孩相處。

兒子上小學後,那時我創業的工作持續加重,後來菲傭和小孩同學的媽媽也擔任起後援的工作,解決了我不少問題,避免蠟燭兩頭燒的窘境。所以在我這麼緊張忙碌的創業生涯中,我的小孩能夠順利的成長,身旁這些愛的支點扮演了舉足輕重的力量,我真的要感謝我的父母、公婆,先生,兄弟姊妹、菲傭、同事與朋友們,沒有他們的支援,我無法完成我職業婦女的角色。

根據調查,人有很多壓力都來自於人際關係。當我們把這些愛的支點建立起來後,我們就會覺得人生不再那麼辛苦。因為有他們,喜怒哀樂總有人可以分享,因此喜樂加倍、怒哀減半。

如果你愛的支點很少,只能依賴某人,什麼事都找他,對方也會累,太依賴一個人,對雙方都不好。所以平常我們就要佈建我們愛的支點,多一點,分散依賴和照顧的重量,對這些關心我們,真的分擔我們問題的人,也不至於太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