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24日 星期一

可以哭,但是不要停留太久

女孩,我不會要求妳不要哭,不要難過。妳在我辦公室講到傷心處哭了起來,我知道妳想到家人忍不住掉淚,我只能遞張面紙說,「好好哭吧,哭完我們再來談」。

喜怒哀樂是人性,人在傷心難過的時候總不免掉下淚珠,甚至泣不成聲。雖然在職場,專家認為不宜太情緒化,不要在主管面前哭,但是我覺得違反人性的都不必太在乎禮教,只是不宜過久,負面情緒先發再收

所以有人在職場上忍不住哭了,會常聽到旁人說,「不要難過了」或「不要傷心了,要看正面」。但是這些話語在當事人聽起來並不會真的好過。我認為情緒發洩是一個療癒的過程,該哭的時候就哭,該難過的時候就難過,不要壓抑。只是情緒不能太過,哭過了,難過完了,就要啟動復原機制,讓自己快快回來,不要沉溺在悲傷的情緒中。快速復原才是我們要鍛鍊的能力。

走過低潮一個過程,因為受傷的人都需要一點時間療傷,去經歷那個痛,所以會難過、會低潮、會悲傷,然後經過一段時間後再擦乾眼淚,重新出發。所以不需要在受傷的當下就馬上叫他人堅強的站起來,這有點強人所難。

所以孩子,失戀了,我知道很難過,很苦,我不會叫你不要難過,不要悲傷,不要哭。我知道,那也是生命一個很重要的「經過」。但是哭完了還是得過日子,工作還是要做。整天情緒不好,不但自己不好過,別人也不知怎麼面對你,所以還是得想辦法讓自己回到正常生活,然後看著那個傷痕變成了美麗的疤,只是印記,不會再干擾你。

我知道受傷的苦,知道那個沉溺在裡面的悲,有時候自己都不想讓自己走出去,像個無形的拉力將自己往下拉。於是我漸漸開始練習,療傷的過程不要拖太長。所以剛開始我會盡情的發洩內心的不舒服,會哭,會睡不著,會找人談,會把自己關起來,直到自己覺得夠了,就說「你(負面的情緒)走吧,我要回來了」,然後把精神放在接下來該做的事情上,現在越來越知道如何管理自己悲傷的情緒,也越來越縮短傷痛的時間。同樣的,高興的事也一樣,無須得意太久,免得樂極生悲。

像我以前常掉東掉西,尤其是錢包或是重要的東西總要懊惱好幾天,怨自己怎麼這麼倒楣,或生氣自己怎麼這麼不小心,情緒就停留在自責中。現在可能自我生氣一下,馬上就想下一步要該做什麼,趕快打電話報失證件、信用卡等等,然後就想以後要注意什麼事來預防相同的事再發生。這是一個好好的練習,這樣我的精力就放在接下來的事情,而不會停留在懊惱的情緒當中。

比較大的傷痛像母親的往生,有一段時間我感到好失落,好難過,夜不成眠,原本想請個長假療傷,但是最後打消念頭,讓自己還是回到生活正常的軌道,一樣的上班,一樣的開會,有空時用音樂、文章和日記寫下對母親的懷念,藉由文字慢慢地和母親道別,也是自癒的過程。

所有的傷痛、難過都會過去,所有的疤痕也都會結痂,時間有時候是一帖良藥。但我們都要培養一種能力,就是往前看,讓日子回到正常的軌道,讓生命自己去找出口。

生命,是流動的,接受,走過,感激,放下,一切皆會變成生命更厚實的力量。

2015年8月19日 星期三

別當粗魯的大嬸

很多女人大概過了更年期之後,身體的改變加上賀爾蒙的缺乏,聲音和體態本來就會有越來越中性化的趨勢,但是很多女人更是自暴自棄式的不再在意自己的打扮,覺得反正已經是名符其實的歐巴桑了,也沒什麼好打扮的,於是變本加厲的不修邊幅起來,不僅越來越沒有女人味,甚至行為上還有一些粗魯。

不修邊幅或許是個人選擇,我也沒意見,只是可惜了女人的優勢,可以讓自己美麗的機會卻隨著年紀邋遢起來,不施胭脂,頭髮凌亂,穿著拖鞋上街,公共場合上講話大聲,不在乎形象,有點可惜。但是對人行為和粗魯這件事,我就不能苟同。

有一回我上了公車,不久之後,一位大嬸提了一袋東西上來之後,就瞪著坐在靠近車門位置的一位年輕學生一直看。這位大學生顧著滑手機,所以也沒有注意到她的眼神,於是這位大嬸就故意用身體逼近他,以引起他的注意。這位大學生後來大概感受到有壓迫感了,才抬頭看了她一眼,這位婦女就用極憤怒的眼光瞪著這位大學生,這個孩子有點不解就朝著她問,「怎麼了?」沒想到這位婦人馬上怒氣衝天的說,「我就看你什麼時候會看我,什麼時候要讓位。」這位年輕人有點被嚇到的就趕緊站起來跑到後面去了,於是我仔細的看了那個位置並不是博愛座,而這位大嬸四肢硬朗,年約五、六十歲左右,不到需要非讓坐不可的條件,但是她一副倚老賣老的樣子令人傻眼。她坐定之後,還不斷的碎碎念,「這些年輕人越來越不識相,越來越不懂的敬老尊賢。」

是的,讓位是美德,但並不是義務或責任,是要基於別人的意願,不是強迫式的。年輕人讓座是美德,被讓坐的人至少說一聲謝謝,而不是一副理所當然的索取,況且非博愛座,有什麼道理非要人家讓不可。

無獨有偶,我又碰到一次在公車上,另一位大嬸要下車,因為手上提了兩袋東西有點重,所以她要司機等一下,並且對著正好上了車的一位女學生說,「妳幫我把這袋提下去!」這位女同學有點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的楞在那裏,問「妳在對我說話嗎?」這位大嬸就說,「我不對妳說,對誰說?我叫妳幫我把這袋東西提下去!」命令的口吻讓人不舒服。

我看一堆人都擠在門口,於是我將她那一袋東西拎了起來說:「我也要在這站下車,我幫妳提吧!」下車後,我就將她袋子交給她,不想再幫她多提一步,一位視別人的幫忙是理所當然的人,是不會激起旁人的熱心的。

這兩位大嬸看起來都是知識份子,因此氣勢上非常的理直氣壯,一副覺得年輕人需要教育、訓誡的樣子,但是她們都不照照鏡子,看看自己斥責別人的模樣,多麼的不可愛,不讓人尊敬,連想同情她們年長的想法都不見了。

女人,年紀大了千萬不要讓自己變成了面目可憎的大嬸,優雅、禮貌一點的女人還是可愛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