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28日 星期四

談戀愛還怕麻煩?

現代人怕麻煩,可是我怎麼想也沒想到,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連談戀愛也怕麻煩。這些所謂宅男宅女所幸躲在家玩電動或跟朋友混在一起,也懶得跟情人出去約會,真是始料也未及。

其實在現代結不結婚已經不是太大的問題,但是若連談戀愛都懶就有點讓人擔心。我碰過幾個年輕男孩跟我說,談戀愛太麻煩,寧願跟哥兒們出去打球、玩遊戲、瞎掰,也不想追求女孩。甚至連有女友的男人也懶得約會,我問他們為什麼,他們說約會要花錢,而且還要想一大堆花樣去討好對方很累人,他們大多是在和女友關係穩定之後,就懶得再經營了。

可見男人是典型的目標導向,目標達成了就覺得任務已完成,追求的過程才是激發腎上腺素的動力,維持愛情不是。難怪很多女人埋怨男人結了婚之後,不像戀愛時那麼殷勤熱情,男人卻說,婚都結了還要證明愛情,多累啊!可見男女大不同。

幾個男孩跟女友分手後,得了失戀症候群,不想再談戀愛,享受著單身的自由。問其原因,就說談戀愛太累了,想到整個戀愛的流程還要再來一遍就覺得頭皮發麻。譬如一開始要想盡辦法引起女孩注意,吸引她們,想她們喜歡的話題,整個心思努力討好女還,想餐廳、想禮物,等到戀情穩定了,就得把自己的時間和行蹤交代清楚,否則女友疑神疑鬼的,「不自由吾寧死」他們說。還有女人的心思真的很難了解,又不直說,要男人去猜,猜不到就說不愛她,不夠了解她了,搞得男人進退失據,還不如跟哥兒們去喝酒。

這倒是讓我有些吃驚,因為我以為男人對戀愛樂此不疲呢。其實女人也有類似的症狀,厭倦了男人的喜新厭舊,老是不專注在已經在眼前的幸福,眼神飄忽,愛看正妹,行蹤交代不清,又一天到晚忘記女友的喜好和提醒。所以女人也累了,告別了愛情,還是跟姊妹淘一起較踏實。

男人是簡單的動物,不喜歡太複雜的猜測,最後追求的目標達成之後,他們就覺得完成任務,接下來只想穩定的過日子,不要太花心思。然而女人卻是需要不斷的確認男人對自己的熱情,才能感受愛情。在接受了男人的追求之後,女人才覺得愛剛開始,但男人卻覺得儀式可以結束了,開始過日子吧。男女之間在戀愛的步驟與認知的確有很大的差距。奉勸男人,談戀愛不能怕麻煩,因為麻煩本身就是戀愛過程中的必要,它讓愛情有趣的變化。這個過程讓你更確認彼此的在乎,愛情在麻煩中體現了。

享受戀愛的過程,取悅對方,付出所能,猜想對方的嚮往原本就是愛情中最奇妙,最驚喜的事。以前的人談戀愛短短一封信就可以反覆咀嚼好久,醞釀與等待的過程增添了美麗的想像。現代人談戀愛像速食,追求效率,簡訊傳來傳去,卻還怕麻煩,少了慢慢品嚐的美感。

麻煩的戀愛至少比政治好玩。

2016年1月22日 星期五

多一點創造,少一點批判

這幾年一到年底,媒體流行選一個當年的代表字。從2011是「亂」, 2012「憂」、2013「假」及2014的「黑」, 2015是「選」,看到這些代表字心情越來越沉重。

台灣的電視新聞負面新聞多過於正面新聞,政治口水永遠多於理性訴求,國際新聞不見了,小道消息及街頭新聞充斥。雖然知道新聞是將一個點放大到一個面來看,但是對受眾而言,知識沒增加,心情更沉重,不禁想問新聞的價值在哪裡?

我的觀察是台灣批判的人太多,創作的人太少。批判別人容易,事後諸葛容易,霸凌弱小容易,傷口撒鹽容易,錦上添花容易,因此社會充斥的都是這些容易的事,容易的口水,容易的批評,言論不用負責任,講得越酸越辣的人被轉貼的比率就越多。

相對的,建樹性的創作的人或許有,但聲量越來越小,那些該被鼓勵的人與事變成弱勢聲音,而批判的聲音此起彼落,一人一句,口水都可以把人淹沒。這也為什麼我欣賞「做」多過於「說」的人,我討厭只說不做的人,尤其尖酸刻薄的嘴。

台灣也有一群實實在在的創作人,像嚴長壽、林懷民、李安、周杰倫李寶春等人在其各自的專業領域創作新作品,都是我敬佩的人,甚至連創業家、作家、街頭藝人為各自專業努力打拼的市井小民,都是可敬的創作者。如果我們將台灣視作一個集體創作的作品,那麼每個人想的應該是往「我如何做可以讓台灣更好」的方向努力,我相信台灣真的會更好,未來代表字將往正向發展。

或許批判也是社會進步的力量之一,但台灣批判的人太多,有的不見理性,甚至煽情,誇張,預設立場,隨波起舞,這樣的風氣一起,讓台灣人的信心漸失。我多麼希望「創客精神」可以在台灣發酵,大家把力氣專注在創作上,先做再說,集體創作,多創作少批評,朝著正向的,改良的,前進的事務,就有機會看到台灣的希望轉動著。

批判容易,創作難。下次我們在批判別人時先想想,如果是我,真的可以做得更好嗎?我願意投入嗎?多做少說,是我們需要的是一種創作的氛圍。人人都可以是創客,我很高興至少我可以繼續寫作。

2016年1月16日 星期六

女人適度打扮,為自己人生加分

「內在美比外在美重要」,我以前也會如此相信著,覺得打扮自己是浪費時間的一件事,倒不如把時間放在充實自己上面。但出社會以後卻漸漸發現外在美往往先天得利,於是開始觀察漂亮女人如何打扮,後來發現,適度的打扮真的可以幫自己加分不少,尤其在職場上或是人際關係上,所以真的驗證了「只有懶女人,沒有醜女人」。長得不美的女性也不用這句話來安慰自己,因為妳可以更美麗,只要妳願意。

這年頭女人不必為悅己者容,但可以為自己而容。因為打扮得體,連自己看了都高興,相對當天心情莫名的開心,有自信,妳和周邊的關係好像也和善起來了,真是神奇。

我觀察當自己因為穿對了衣服,畫了淡妝,自己覺得舒服好看時,好像旁人看妳的眼神也充滿了欣賞,心情愉悅時,做什麼事情都順,講起話來也特別溫柔,可能是不想破壞當天完美的形象吧。反正周遭的事物也都隨著妳的心情飛舞,所以後來我上班出門一定打個妝底,讓自己氣色好點,不為別的,只為自己開心。

在演講時一位年長男性聽者問我,如何規勸年輕的女子要化淡妝來上班,他覺得這是一種禮貌,但是他下屬一位年輕女孩總是脂粉未施,穿著隨便的來上班,他覺得很不得體,而且也不能給客戶專業的形象。我建議他不要對個人有針對性的說法,如有必要,將服裝及打扮列為辦公室禮儀的一部份,在團隊會議的時候說出對團隊禮儀的要求與期望,目的是希望能建立專業形象,這樣才比較容易為團隊接受。

我公司之前有位男性主管就規定他小組的團員拜訪客戶時必須把著套裝和高跟鞋,而且必須是不露腳趾頭的包鞋,雖然嚴厲,但是後還客戶對該小組的成員印象特別好。

自然美或許在年輕青春無敵的時候很受用,的確緊緻的皮膚,玲瓏的身材,只要簡單的牛仔褲和T恤就已經魅力四射了,但是在上班的場合,還是得為專業的形象付出努力,服裝及禮儀也是展現自己品牌定位的一部份,不能不重視,尤其是服務業的第一印象對客戶十分重要。

女人過了40,就會發現蠟黃的皮膚以及鬆弛的身材經撐不起少女的服飾了。所以注重自己的外表不是為了討好別人,最重要的是使自己更自信,也會讓自己更喜歡自己。我常說,若妳在鏡子看到自己都歡喜,那麼肯定別人也會如沐春風。

我身邊有一些同年紀的朋友說,「年紀大了無所謂,小孩也大了不用打扮了」。這樣說法我覺得有一點自我放棄,而且倚老賣老。雖說年紀越大一再追求外表也是一種病態,但是可以讓自己老得優雅,感覺有活力也是一件開心的事吧!

在乎外表也不等於膚淺,只是不要空有外表,其他乏善可陳就好。我覺得讓自己變成美麗風景的一部份挺賞心悅目的。在這視覺掛帥的年代,外在跟內在一樣重要,難怪我每次看兒子對著鏡子用髮膠錙銖必較的在整理他的頭髮時,總故意酸他「帥能怎樣?」他馬上就能說出帥的十大好處呢!男人都如此,女人當自強。

2016年1月8日 星期五

跟比你優秀的人一起工作

奧美的創辦人,大衛奧格威說過,「要聘僱比你更優秀的人,才會變成偉大的公司。」也許你不是經營者或領導者,但是若能找機會與比你優秀的人一起工作,也是會讓你變得更優秀的一個方式。

可是很多人以為,跟優秀的人一起工作一定很有壓力,反而顯得自己的愚蠢,倒不如跟一般的人一起工作還比較輕鬆。問題是輕鬆並不能帶領你成長,反而是有挑戰的、困難的事情才會激發你的鬥志和潛力。同樣的,跟優秀的人一起工作會將你拉到一個高度,讓你遇見更鏗鏘有力的思考,更廣闊的視野以及更厲害的策略,普通的人無法給你這些。這就是為什麼管理學上說,要站在巨人的肩上看事情是一樣的道理。

但有人憂心優秀的人願意跟較弱的人一起工作嗎?他可能不願意,但他得接受,因為團隊需求及任務分配不同。因此當我們能力不足的時候就要趕快在與他們共事時吸取養份。必要時可以不計酬勞從小助理做起,開始觀察、學習優秀的人如何工作。優秀的人會用聰明的方式做事,他們受不了沒有效率的工作模式,所以他們會用速度引領我們到達那個目標。跟著他們一起工作,無形中會眼界大開,速度提升,潛力被激發。等到習慣之後,我們不知不覺也會變成這樣工作方式的人,至少使我們晉身於有效率的團隊。

這情形讓我想起某些人小時候念書的經驗,在班上考試一直名列前茅的人以為自己很厲害,但是一到全國考試的場子才發現吊車尾,原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是我們自己看不到,沒碰過,所以就以為別人跟我們一樣,等到跟真正的高手一起過招,才猛然發現我們離高手的層次還差了一大截。

當年我的公司要與跨國集團併購的時候,有些員工非常排斥,怕會被當二等公民。但是真正加入之後,我自己學到最多的就是與一流的高手合作,他們著實讓我上了一課,從策略、知識、開會、辯論的工作過程中,我無形中也被逼著不斷的成長,雖然壓力大,但是成長的愉悅勝過一切。

不要害怕別人超越我們,我們該害怕的是沒有擠進優秀的人才名單中,我們更該害怕是自己沒有學習、改變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