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0日 星期三

支撐老師熱情的竟多是外籍生

隨著這學期結束了,越來越多的老師跟我提及,他們慢慢喪失了教學的熱誠,看到大學生不在乎的上學態度,不知自己教學的熱情還可以撐多久。他們說學生們姍姍來遲,遲到成為常態,進了教室之後吃東西的吃東西,滑手機的滑手機,或是互相交談,或是索性趴著睡覺,老師在台上講的聲嘶力竭,台下的學生還是懶散的依然故我,他們不知道教學熱情能撐多久?

我自己到了大學教書之後觀察到,坐在前排的多半是交換生,中國、馬來西亞或香港的學生,他們成了課堂上的中流砥柱。台灣學生大多躲到後排以尋求更多的自由可以滑手機、聊天、睡覺,上課成了不得不的分數交換。要不是有這些交換生的支撐,發亮的眼睛恐怕眾裡尋他千百度也難吧!大家都在問,台灣學生怎麼了?一方面現在學生本身生活安逸慣了,缺乏努力的動力,而外籍學生大多有既定方向和目標,知道自己為何而來台灣,所以學習意願高昂。

為了提高學生學習興趣,我經常提醒自己,必須要拋棄傳統我講你聽的方式,要引領學生思考,多些互動以及實作的經驗。而實作的經驗就是要學生透過實作的過程找到學習興趣,進而燃起學習的動機。但我必須承認,很多學生就像休火山,長期冬眠,不知何時會醒。

這些年「幫助年輕人成長」變成我離開職場以後的願景,所以到大學教書、寫書、演講,變成我生活很重要的一部分。我當然希望藉由這些經驗的分享,幫助年輕人在職場上能夠少跌一些跤。雖然大學生的學習態度大不如前,我一直鼓勵自己,尋找那些發亮的眼睛就值得繼續講下去,然而現在發亮的眼睛竟多是外籍生。

這些外籍交換生,他們離鄉背井來到台灣求學,清楚自己要什麼,渴望學習知識和經驗,認真聽講,主動和老師互動,他們那雙發亮的眼神,鼓舞了熱情快熄滅的老師。這些交換生帶起一股力量,讓死氣沉沉,委靡不振的教室帶來一點朝氣。

對台灣年輕人而言,安逸舒服的環境反而讓自己找不到奮鬥的目標,結果導致生活態度也變得懶散,懶散也就缺乏了自律。現在台灣的學生最應該學習的是「求學態度」這一課,如何找到上課的動力,發現自己的潛力,尊重上課的時間,克制自己不睡覺、不吃東西、不說話、不玩手機等干擾老師上課情緒的舉動,這就是一種求學態度。倘若這種基本的尊重沒有,那麼分數就沒有意義。

我期盼有一天發亮的眼睛能有越來越多台灣的青年學子,而不限於外籍生了。

2016年7月14日 星期四

培養自己舔傷口的能力

傷心、挫折、難過、悲傷這些討厭的情緒也是我們人性的一環,在我們人生的旅程中難免會面臨這些關口,只是有時候我們希望這些時刻快快過去,所以期待發生的時候旁邊有人扶持、安慰,我們會覺得舒服,好過些。

但是偏偏有些時刻,孤獨和傷心無預警的伴隨而來,旁邊並沒有適當的人可以發洩,我們得自己面對。也許我們並不想讓旁人看到自己落寞的樣子,因此學習著自我療癒。就因為一個人面對,所以得自己處理傷口的痛楚,學習自己舔著傷口,感覺哀傷的走過。

記得我們第一次失戀的情況嗎?那時候心如刀割,痛不欲生,食不下嚥,覺得人生無趣,覺得日子快過不下去了,可是後來還不是活得好好的,甚至比以前更好。舔傷口的過程也是成長的過程,隨著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我們開始接受事實,我們不想留在原地踏步,我們想啟動新生活,於是我們試著忍住心裏的痛往前走,時間是傷口癒合最好的良藥,一段時間後,我們清楚的感覺到不想了,不要了。原來最好的治癒方式就是讓自己活得更好,現在回想起來可能還覺得自己當初怎麼這麼幼稚。

在外的遊學、求學或工作的人最能夠體會這種滋味,有時候一個人寂寞上了心頭,又遇上了一些不如意的事,無人可訴說,想起往事倍感難過,只好自己默默的品嚐傷痛,這種滋味我體會過,萬般無奈還是得自己走過。有一次到國外出差,在公事談判失利的惡劣心情下,又遇上了在陌生城市滂沱大雨,恍了神,拐了腳,丟了包,孤單與悲傷同時湧上心頭,無人幫忙,無人訴苦,全身濕透的搶下一輛計程車回到飯店,半夜面對陌生的旅店,也不免懷疑奮鬥堅持的意義,類似像這樣無助的時刻經常在工作的過程中發生過。

有時候我們沒有時間去好好的療傷,馬上又得上戰場,旁邊也沒有人幫我們療傷,這時候我們就要有自己舔傷口的能力,自己包紮,自我安慰,自我鼓勵,這時候苦中作樂的幽默一定要有,才能幫助我們看到希望,快快走出傷痛。

當自己具備這樣的能力時,我們漸漸的成熟了,當再遭遇挫折時我們懂得自我療傷,不怕失敗,不怕未知,我們誠實的面對自己,我們知道自己終將走過谷底,我們懂得靜靜的沉澱,讓時間緩緩的流過,讓感覺走過,讓傷心走過,讓淚走過,然後等待心底那一道曙光,讓我們勇敢往前走的曙光出現。

2016年7月8日 星期五

實習不是玩耍

一位在東京經營留學機構的學姐回台參加學校的校慶,碰到我便抓拉著我一定要講這個故事,問我現在年輕人怎麼了。

她說為了幫助台灣遊學的學生,她的東京辦公室也收了一些台灣的暑期實習生,當她知道我出了書,便請其中一位即將去東京實習的學生在台北代買我的書,這位同學一開始推說不知道在哪裡買,學姐告訴他才出版沒多久,應該在連鎖書店找得到。就在出國前幾天學姐又問他買了沒,他說沒找到,學姐便請他到機場的時候順便買一下。到了東京,學姐再問他,他還是說沒看到。學姐很生氣的說:「我覺得他根本沒找,而且不放在心上」。我也知道那一陣子我的新書剛上市,書店唾手可得。

到了實習的單位後,這位同學並不投入工作,原本該做滿六週的實習,在四週過後他臨時通知公司工作到本週,其他時間要去旅遊,因為他認為旅遊也是實習的一部份,就這樣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學姊義憤填膺的痛斥:「為什麼現在年輕人這麼以自我為中心,只想到自己要什麼,卻不想他該做什麼」。

我勸學姐先不要失望,不是台灣所有的年輕人都如此,而且在職場上也沒有企業會容忍這樣的年輕人,這樣的態度在職場上早晚會踢到鐵板的。職場上講人情世故,有時只是順水人情,雖然沒有義務幫老闆做任何事,但是從小事就可看出個性,若禮貌都不懂,那工作上肯定斤斤計較。

我問學姐有沒有簽實習規範或合約,學姊搖頭,我告訴學姐提供實習不是只幫學校的忙,而是給學生一個實務經驗的學習平台,所以實習要有計畫,也可面試,挑選適合的年輕人,雙方權利義務最好該有個基本認知的描述,比較不會有期望值的落差。

其實企業好好規劃,並落實實習生計畫是一件有價值的事,讓全公司的人參與,正視此計畫,成為文化的一環,將公司理念、品牌精神及正確職場觀念傳遞給實習生,不僅可培育年輕人,也可以從中篩選未來的潛在人才,一舉兩得。

這位同學錯把實習當作玩耍,隨心所欲。或許當初少了一份合約的制約,但是主管心中自有一把尺。人生寶貴的機會不會太多,當你斷送了一次,代表可能斷送了一串,因為這個貴人將不會用他的人脈引介任何機會給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