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5日 星期五

改變觀念,面對父母的老去

我們在逐漸老去,父母卻比我們更快速老去,甚至更接近人生盡頭。關於這個問題,相信年過50的人都需要面對的。不管你願不願意,父母需要我們照顧的時刻不容緩。

連同我們另外一半的父母,通常一般的家庭大概都會有兩雙父母要照顧。幸運的話,雙方父母健在又能夠自理生活是最棒的狀態,但畢竟是少數,四人之中總有人遭受病痛之苦,或是已經往生,所以幾乎每個家庭都有類似的狀況。

雖然嚴重一點的病情可以申請外勞或看護來協助照顧,但畢竟不是人人負擔的起。有很多家庭因為年邁生病的父母必須有一個人辭退工作,或是犧牲自己原本的生活來全心全力照顧父母,如果身為獨生子女的話,這個問題就變得更加的沉重。所以面對照顧年邁的父母,我們一定要心理準備,放下一些執念,調適自己的心情,接受一些新的觀念。

我的媽媽和公公婆婆在前幾年先後往生,現在只剩下爸爸一位老人家,所以我們兄弟姐妹特別珍惜跟父親相處的時間。從之前照顧三位長輩,在旁邊經歷了他們病痛的過程,我自己也學習了一些經驗。

我一直是跟公婆住在一起,公公是得帕金森症,臨終之前已經有一點失智,大小便失禁,一開始我有點頭痛,後來學會像小孩一樣哄著他,不把他當成大人來看,也就不會怪他經常做錯事或忘東忘西,對於他經常將浴室搞得有異味,也是學著接受並經常清洗,這樣的心情調適對負責照顧的人很重要,否則挫折感會很大。

母親則是在六十多歲就中風,中風半年多父親辭職照顧她,我一位未婚的妹妹也一直陪伴在身邊。我算是比較幸運的人,因為兄弟姐妹眾多,又都住在台北離父母家不算遠,所以我們經常回家探望父母,兄弟姐妹們都很孝順,大家都很願意分擔照顧父母的責任,相對的我也沒有犧牲太多自己的生活來承擔責任。

母親中風八年多來,後來是因為胃癌而走,後面幾年她變得非常多疑,有時有些幻想,譬如說幫傭偷她的錢,誰又在背後罵她,我們那時候沒有經驗,老是責怪她想太多,沒理會她,於是她更生氣挫折,覺得沒人理解她的苦。

後來我就改變策略,跟她一起同仇敵愾一鼻孔出氣,耐心聽她說以前的事,罵她想罵的人,她心情就變高興了,跟我有說有笑,說我比較懂她。後來我藉機幫她泡腳,剪腳趾甲,找機會跟她說話,小心按摩她的腳,她很享受這個時光,其實我也從中得到了宣洩愛她的一種方式。

唯一遺憾的是並沒有在她生前告知她的病情,以至於沒有問她還有什麼想做的事未完成,跟對我們的交代。但是考量到她的個性可能會因此而放棄生存,所以選擇不說。而比較無憾是,來得及用她喜歡的方式來表達我的愛。

我意識到生病的老人不能跟他講道理,他們不是變了,而是病了。因為生病才多疑,才會有不同於平常的表現。如果我們還是用以前那種仰望父母的角度和心情看他們,不僅在心情上有很大的落差,親子關係也會容易出現緊張。

父母老了之後會變得嘮叨抱怨,大約有兩個原因,一是身體上真的不太舒服,二是希望有人可以多關心他,想引起兒女的注意力。如果兒女了解這樣的心情,或許比較不會覺得不耐煩,願意多付出關心。

母親走後,父親感到更加孤單,所以我們兄弟姐妹都會輪流去看他,孫子們也都經常逗著他,他今年85,身體沒有以前硬朗,膝蓋也不行,但基本上他是一位樂觀的人,只是沒有辦法像以前一樣趴趴走到處去吃美食。

他最大的興趣就是吃,以前考慮到他身材太胖,所以我們就禁止他吃太多,油炸的不給吃,熱量太高的也不給吃,兄弟姊妹們管東管西,你一言我一嘴,有一回他竟生氣的說,「我年紀這麼大了還不讓我吃喜歡的,那活著還有什麼意思」。這句話打醒了我們,想想也有道理,後來就輪流帶他去不同的餐廳,他也變得高興起來。

從這件事我也學到,對於老人家尤其80歲以後,其實不用太限制他們想吃的東西,如果沒有立即的危險,或許就讓他的晚年還有一些值得期待和快樂的事,這遠比延長壽命重要。

倘若生病到最後已經沒有生活品質的時候,也不要太強求的用積極又無謂的醫療方法去延長生命,接受死亡或許是比較人道的做法。我想若能讓有生之年擁有品質的生活,比痛苦的延長生命,像植物人般的活著意義更重要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